浙江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动态 > 浙江文化 > 

发挥文化治理在创新发展“枫桥经验”中的作用

来源:绍兴日报 作者:徐东良   2017-08-13 08:44:17   【

  当前,创新发展“枫桥经验”,既有基层党建为文化治理提供有力指引,又有美丽乡村建设为文化治理提供丰富资源。只要我们把握好社会转型和多元化发展的新形势,尊重群众主体作用,注重政府管理与社会自治良性互动,文化治理必将在其中大有作为

  “枫桥经验”作为绍兴的一面旗帜,其精髓是与时俱进。长期以来,“枫桥经验”在不断寻求自身突破与理念升华的过程中成为一种活的、本土化的治理实践。绍兴作为历史文化名城,人文底蕴深厚,创新发展“枫桥经验”更不能丢掉文化这一法宝。省委书记车俊在要求落实“红船精神”、浙江精神时指出,“不贪一时之功,不图一时之名,多干打基础、利长远的事”,文化治理庶几近之。为此,有必要在几个方面着力:

  强化治理理念融合

  乡村文化在地域、价值、规范、符号与语言上具有独特性和内在性。在乡村治理中要建设的新型乡村,必然以这种文化为根基,培养、强化群众主体意识、社会参与意识、公共生活意识、对法律与道德的遵从等等,从而形成真正的地域共同体、心理共同体与行为共同体。

  文化治理与乡村治理的理念完全应该融合,重点是要树立自治为本的理念,激发群众主体意识,促进政府治理和社会自我调节良性互动。一方面,树立文化为基的理念,充分利用文化的持久性、厚重性、弥散性、潜在性、深入性,努力建设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有鲜明特色的村落文化,并以文化教育人、感染人、鼓舞人、激励人。另一方面,树立统筹为先的理念,认真贯彻落实市委关于基层党建引领基层治理促进农村各项事业全面发展的实施意见,统筹好各方力量、各类资源、各项工作,将基层文化建设和乡村治理、党建、经济发展等紧密结合,做到共同促进。

  推动治理主体拓展

  农民既是基层文化建设和消费的主体,也是乡村治理创新和成果享受的主体。但在实践中也要开拓视野,实现主体多元化,明确界定基层政府、村民委员会、社会组织的职责和权力,广泛吸纳基层公务员、村干部、群众、社工、志愿者等社会力量参与文化建设与乡村治理创新,注重发挥新乡贤的引领作用,鼓励新乡贤回乡投资(越商回归)、参与公共项目和基础设施建设、参与乡村公共建设和公益事业。

  同时,完善自治机制,以文化建设为契机,健全完善乡村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等自治制度,扎实推进民主恳谈会、民主听证会、民情议事会和民情沟通日等制度,激发群众参与文化建设和乡村治理的主体意识。特别要注重提升自治能力,尊重群众在文化建设和乡村治理中的主体地位,发挥群众的主人翁精神,使其依法管理和约束自己。

  另外,要充分利用社会组织,鼓励和支持社会组织参与文化服务供给和乡村治理创新,在农村推进服务型、公益型、互助型社会组织建设,发挥社会组织的行为导引、规则约束、权益维护作用,将政府职能、群众自治职能部分“对接”到社会组织。

  实现治理载体创新

  互联网时代,“文化+”是大势所趋。要注重建立统一的信息共享平台,围绕构建“互联网+基层社会治理”新模式,利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现代技术,打通文化服务与社会管理平台,构建农村基层社会治理“一张网”。

  要大力普及法律文化,深入开展图文释法、法治讲座、法律咨询、以案说法等活动,深入开展法律知识、平安知识教育,引导群众通过法治理性的方式解决利益诉求,自觉把法律作为指导和规范自身活动的基本行为准则。

  同时,要畅通群众诉求表达渠道,建立健全依法办事、依法维权、违法必究的规则和机制。在农村大力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广泛开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传教育,完善乡规民约、村规民约、家风家训、学生守则等行为守则,把公民道德建设融入到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各个领域。

  农村文化礼堂是广大村民心有所寄的栖息地。要以农村文化礼堂为阵地,广泛设置善行义举榜、好人榜等各种宣传平台,设置“村史廊”“民风廊”和“孝悌榜”“寿星榜”“贡献榜”,大力宣传和弘扬农民群众身边看得见、摸得着、学得到的凡人善举,引导农民群众形成对真、善、美的价值认同。

  促进治理功能同构

  基层文化治理与社会治理从功能看,两者都具有村集体服务功能的内容,部分功能也有一定的相关性;从文化设施与社会治理机构看,两者结合可以节约维护经费、节省场地、集聚人气。

  农村文化礼堂、社区文化家园、城市文化公园和企业文化俱乐部等基层文化阵地,除了促进议事集会、文化教育、休闲娱乐外,还可以实现化解矛盾功能,如以礼堂等为场所,组织村里有威望的老人、乡贤,调解村里的纠纷矛盾,允许村民旁听并发表意见,释法析理,以情动人,从而建设和谐村庄。

  同时,注重充分发挥文化建设的心理调适功能,开展社会关爱行动,发展社会专业服务机构,加强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和社会志愿者队伍建设,关心帮助农村困难家庭和个人,特别是对生活失意、心态失衡、行为失常的,加强人文关怀和心理辅导、援助,防止发生极端事件,实现文化治理对社会治理的软治理作用。

  明年,我们将迎来毛泽东同志批示“枫桥经验”55周年。当前,创新发展“枫桥经验”,既有基层党建为文化治理提供有力指引,又有美丽乡村建设为文化治理提供丰富资源。只要我们把握好社会转型和多元化发展的新形势,尊重群众主体作用,注重政府管理与社会自治良性互动,文化治理必将在其中大有作为。